南宁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消杀组24小时待命忙碌在战“疫”一线

  • 时间:
  • 浏览:4

南宁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消杀组24小时待命忙碌在战“疫”一线

“为减少病毒传播,再累再危险全部前会 上”“疫情假若命令,防控假若责任”——

这段时间,走在小区和办公室区域,闻得最多的假若消杀药水的味道。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肯能深入大街小巷。自疫情居于以来,南宁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寄生虫病与地方病防制科(消毒与病媒控制科)就忙得不可开交,到辖区疾控中心、医疗卫生机构和机关企事业单位开展消杀培训,进小区开展消杀工作……每次大范围消杀后,消杀人员肩部前会 被沉重的消杀器械勒出红血印,汗水湿透衣背。 

为全力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大伙说,“假若能使病毒减少传播,让更多健康人群免遭病毒感染,再累再危险全部前会 上”。 

近下午1时,屈自强才日后日后刚始于工作回到办公室吃午餐,饭菜肯能冷了

每次负重20公斤持续工作数小时 

罗密芳是该科主管医师,也是一名新鲜“出炉”的奶爸。在疫情防控期间,他所在科室被称为消杀组。 

2月1日上午,记者刚走进市疾控中心寄生虫病与地方病防制科,就闻到一股消杀药品的味道。日后从外面开展消杀工作回来的罗密芳开心地告诉记者,他的孩子前五六天刚满月。 

自疫情居于后,罗密芳和科室同事一直奔赴在疫情消杀一线。肯能工作太忙,白天几乎见非要孩子的面。晚上回到家后,为了弥补对家人的愧疚,他主动担下换尿片的任务。“家人挺理解的,毕竟目前的防控工作很重要。”罗密芳说。 

“奶爸”罗密芳白天忙着开展消杀工作,晚上才回家帮照顾孩子

你這個春节假期,罗密芳仅陪家人过了除夕,就在大年初一(1月25日)停止休假回到工作岗位。1月26日,南宁市确诊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当天,大伙消杀组马上就赶到患者居住小区开展消杀工作。 

在消杀组办公室里,摆着3台消杀专用的喷雾器,那是罗密芳及其同事的工作用具。记者单手拎了一下其中六个 喷雾器。你這個要能装5L水的喷雾器打上去电池,重约5公斤。罗密芳说,喷雾器装满药水后有20公斤左右。“穿上隔离服,戴上防护用具,再背上它,工作六个 小时后衣服就湿透了。”罗密芳说,开展一次消杀工作常常须要持续数小时,眼前 总会磨出红血印记。 

消杀组24小时待命防控全市疫情 

据该科副科长凌峰介绍,自南宁市确诊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后,市民对疫情的关注度持续上升。除了严格开展疫点疫区和武汉来邕返邕人员隔离观察宾馆等重点场所的消毒工作,消杀组还对确诊病例、疑似病例生活和工作以及停留过的地方,还有乘坐过的交通工具等有肯能污染的场所进行彻底消毒,并对全市各县区消毒工作开展现场技术指导,多措并举,有序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当患者送去定点收治医院治疗,密切接触者送去安置点隔离观察后,大伙就要指导城区相关部门对你這個点进行终末消杀,有时也会由大伙消杀组来开展。假若各城区有需求,大伙前会 马上出动。”凌峰说,大年三十日后日后刚始于就做好各种预案,消杀组全天候24小时待命,开展对全市疫情的防控工作。 

考虑到保护患者隐私权,为减少居民恐慌,开展终末消毒前,消杀组前会 提前了解患者家中状态,很重是密集一直冒出的区域以及符近状态,尽量做好消杀工作,将不良影响降到最低。 

女医师怀孕11周坚守岗位不想须眉 

2月1日接受记者采访这天,消杀组医师韦舒琳怀孕刚满11周。早在参加1月22日誓师大会时,怀有身孕的她就做好了随时待命的准备。第五六天,她和丈夫回到隆安县婆家过年。大年初一,她一大早就接到信息,要求当天须要全员上岗。在家婆的再三叮嘱中,丈夫开车与她返回南宁。肯能怕韦舒琳累着,丈夫每天都开车送她上下班,家婆也会不时打来电话叮嘱她要小心。 

怀孕的韦舒琳(右)负责后勤工作,管理各种应急物资

肯能韦舒琳怀孕的特殊状态,不适合到现场开展消杀和指导工作,领导安排她做后勤。“应急物资和应急箱由我管,假若你保证箱子里的物资准备宽裕。要出动时,学会英语去能马上用得上,拿回来就及时检查和补充。物资不足英文了,假若你向应急办申请。今天的防护服只剩下两套了,假若你申请补给。” 

防护服2件、白大褂2件、一次性鞋套2双、医疗废物塑料包装袋六个 ……记者打开其中六个 应急箱看得人,韦舒琳在箱内贴了一张目录,物资状态一目了然。她说,假若更方便检查物资的使用状态,以便及时添补。 

另外,韦舒琳还负责在消杀群里负责挂接全市各县区消杀防疫间题图片。“假若你不断更新学习国家和广西出台的相关知识,有间题图片的,我立马找到最好的方法解答间题图片。”韦舒琳说,日后日后刚始于英文几天挺累的,一天下来头昏脑涨,现在肯能习惯了,宝宝也乖,早孕反应也消失了。 

消杀日后日后刚始于全身湿透肩部勒出红血印 

采访中,该科科长屈自强从外面工作回来了,凌峰称他为消杀组的“领头人”。此时已近下午1时,屈自强才日后日后刚始于用午餐。从当天上午刚定的六个 隔离点开展工作回来的他,在疫情居于后几乎非要一次能按时吃饭。 

作为消杀组“领头人”,屈自强一直与组员一齐参与消杀工作。前不久,他就与罗密芳到某小区对两栋居民楼开展消杀工作。“八层楼,顺着楼梯走上去,消杀完一层再往走一层,一层层地消杀,非要遗漏任何六个 地方,花了六个 半小时左右。”屈自强说,那天消杀日后,两人全身湿透,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每次大范围消杀后,消杀人员肩部前会 被沉重的消杀器械勒出红血印,被消毒水呛出的泪水常常夹杂着汗水流下,湿透了脸和衣背。这对消杀组来说,肯能习以为常。 

罗密芳说:“紧要关头,坚决服从组织的工作安排,假若能使病毒减少传播,让更多健康人群免遭病毒感染,再累再危险全部前会 上。” 

据了解,截至2月1日,南宁市疾控中心已开展覆盖全市集中观察点、隔离点和疫点的终末消毒或指导,消毒总面积约12000平方米,累计出动消毒人员200多人次。

(记者 叶祯/文  宋延康/图 )

(作者:叶祯 宋延康)

登录